僕には空は広すぎて

 

大概是从去年的十二月开始,我开始有点丧失掉自己的生活欲了。
就像山手线里面那句歌词一样,时不时地就开始畅想「私はどうしてこの世に生まれたのだろう?」。

为什么会丧失,我自己也是在这近半个月来的失眠地狱里面思考过很多次了。
睡不着觉可能生物钟什么的已经失去关系了,更多的还是因为心思太沉重了吧。
每天躺下到入睡的过程变得让我恐惧和不安。
忍受可能到三四点都无法合上眼睛的黑暗。或者是三四个小时后又张开眼,疲倦却清醒得无可救药。

觉得活着真是太痛苦了啊。
就算有可爱的偶像、美味的食物和饮料、有趣的书籍、洋溢才气的音乐,还有和我意趣相投的朋友。

之所以没有选择现在去死是因为没有想好以什么方式去死,还有畏惧疼痛,倒不是畏惧死亡。还有没想好要留下什么纪念给一些人,想要证明一下自己曾经存在过。

活着真的太痛苦了啊。

每次都在想,为什么我没有被妈妈给打掉。

觉得自己没有选择出生的权利但是有选择死亡的权利。

为什么我就是一个有问题的孩子。

为什么我就是那个有问题的人。

为什么我会选择一条格外艰辛的道路。

为什么我需要承担的东西那么多。

为什么我必须走下去这么一条一个人的道路。

友人J是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她常常以XX的房价来激励自己和他人,比如我。我们未来需要生活、需要经济独立,经济独立是我们各自迈出成功光明正大恋爱的第一步。

我常常以自己需要一个人挣钱养自己养别人之类的想法来打压自己。可能是我认为自己是会为别人付出更多的人吧。

我的手都在颤抖吧。

在看过radwimps的歌词以后是更加的难过了。

「让我学到一个人是残缺的

不要学会一个人也要理所当然地过」

先是感叹于这个人的温柔,然后就是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了。

很羡慕那些有人支撑的人,因为我是完完全全的孤身一人。

羡慕那些有人可以依靠的人,因为我是完完全全的孤身一人。

就算自己那么一生懸命地坚持了很久,自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人。在有时候一些很普通的东西也会戳中我的泪点吧。像死了亲友一样地狂流泪,虽然在亲人去世的时候我反而一滴泪都没有掉。

可能我需要靠流眼泪这个过程来完成悲伤的仪式。笑颜都需要绽放在无数次毫无理由的流泪之上。啊我原来那么伤心啊。因为毕竟平时的我有些太尖锐了也太冷漠了,不能很好地理解一些他人的情感,所以是报应。我原来那么地孤独啊。

每天挣扎在做自己和不做自己之间的漩涡里。

饱受着peer pressure的存在。

实际上厌恶社交厌恶自己厌恶到想吐了。

讨厌自己被别人比较讨厌自己被别人影响。

想安安心心地当一个freak可自己太过平庸没有freak的资质。我也没有什么货真价实的天赋才华,也只是一个伪物,漂浮在浮华喧嚣里的灰尘,换句简单的就是洗脚婢和垫脚石。

我特别喜欢的那句话。人生还不如一行波德莱尔的诗句。

是啊。起码我的生活是这样的。总觉拿这句话出来都是抬举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