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には空は広すぎて

 

返校前



回了家大概三个星期,大半个月,如果算上实践周,就是在家里整整呆了一个月了。度过了放松愉快,同时内心又饱受煎熬的休假期。

落下了多少课程我自己都数不清楚,但就算累都还是要补。考试什么的也不得不要考,我对自己要求也不高,这次及格我就很满意了。毕竟我太久没有看过书了。

回家以来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好。

吃了多少药,跑了多少次医院,又是中医,又是西医,检查里面器官都没有问题,但吃了药就是不见好。天天都要逼着自己喝一大堆味道恶心的中西药,那么久却什么好转都没有,久而久之对中医西医都变得不相信了。

十月底血指标降到了80,十一月底降到了70。眼皮子拉开全是白色,脸色比好友抹了粉底出来一起逛街都还要白。走个路走得快了或是走了几百米全身都累的不行。

每次都在心里默默地说相信自己会好转的,一定会好转的,但是都是无用的祷告,心理安慰。

就算医生和家长说不要给自己压力。但是压力这个东西,只要还活着不可能没有的吧,只要还在上学不可能没有的吧。妈妈叫我不要看我的课本,叫我不要学习,多休息,多放松。我也确实在休息,在放松,玩游戏,补番,看电视剧,总之能让自己多开心多开心。但是我觉得已经做得够好了,放松,还有每天的规律睡眠,早睡早起。为什么什么都是做得很好了,却一点都不好转呢。

我心里的压力越来越大。而且吃了药以后总觉得反而加重了。家里人根本不理解我心里每天承受多大的压力。根本不理解我的想法。我讨厌他们,根本不理解别人的感受还在光明正大地指责我。我也不想让一些我看来无关紧要的亲戚了解我有多病态。说到底毛病这么多就算和我生活习惯有关系,遗传的因素也很多吧,为什么知道遗传会有问题还要生这样的孩子,不如在怀我的时候就把我打掉。

到后来甚至还加上针灸了。针灸很痛,但是那点痛比起我心里的压力真的一点都不算什么了。医生还说我血脉不通,不痛才不会叫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确实很痛啊,我只不过是懒得表现而已。家里亲戚有名中医还有医生真好,什么都很方便。

到上周那个晚上我真的是害怕极了。

那个晚上根本睡不着,怕得要死,生怕早上醒来自己已经失血过多死掉了。然后早上头晕呼呼的赶快被送到医院里面,又是靠着医院里面的亲戚一路掐位挂号,做了一堆没用的检查。大医院的医生,根本情况都不看一下就叫你直接去检查,叫你住院,接着给你开一堆伤身体的副作用极大的药,希望病人不带脑子地全部吃下去。

我从那天起就一点药都不吃了。中药和西药全部都不吃了。我从内心里不相信它们可以治好我。然而家人还坚信着TCM是可以慢慢把人的身体调养好的,包括我现在已经差不多好了,他们都觉得是TCM的效果。

我也不知道这次好了,以后还会不会继续。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血常规才可以回升到120的正常指标。但是现在康复了以后心情也确实好了很多,起码不会天天说话带刺了,也觉得自己可以回学校继续上课了。

考虑过休学的问题,觉得自己身体经不起老师的折腾,自己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那么投入地学习。但是不想和现在的同学分开,也不想办那么麻烦的手续。

妈妈说幸好你没有出国留学啊要不然在国外怎么治病。寒假要去漂亮的海岛,但是现在全部都没有了,因为要留在家里治病。说实话有些东西我根本不在乎,也许大人会很在乎。就比如以后如果要在父母亲戚面前出柜,不知道有多少亲戚会满脸不理解或者觉得你就是在开玩笑。

现在觉得不知道怎么回去面对老师和补考。其实觉得老师的态度挺让我不爽的。她一直那么自我为中心觉得她自己是怎么样但你们为什么会那样呢,不理解他人痛苦。如果回去以后她会逼我我绝对会生气,我也绝对不会客气地反击她。

回去以后还有很多想吃的东西,还有很多想要种草的东西。还有很多想和同学们一起聊的东西。

不过我觉得自己以后绝对是会死的很早的那种人。

要死就早点死吧,反正我也没法想象自己的老去了以后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反正谁也没有真正爱过的这一生。

对许多人类情感淡漠无法理解的这一生。对我来说也是一文不值的。

不如死去早点重新再开始。

我自己都已经坦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