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には空は広すぎて

 

寒假并没有像想象中那么刻苦努力。无所事事的时候其实很多,也沉浸于补动画补剧看综艺的轻浮的快乐之中。常常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什么,看到自己的课本也是越来越不想翻。劝学里面就说嘛,用心躁也。我的心都是浮躁的,像我的自然卷一样。

静下来以后,关掉了QQ微信微博一干社交软件的推送,只留下了LFT。

只是觉得自己不想继续被一些无意义的东西所叨扰了。那些朋友圈,那些动态,那些微博上面的段子吧,不过是快餐一样给你带来短暂的快乐和饱腹感的碎片罢了。再说别人的生活过的怎么样,终究是别人的吧,看到了又如何,对我自己来说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然后就准备在键盘上敲敲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在看AT的时候,这部美帝的动画魔性的画风,脑洞大开的剧情、世界观,还有黑暗气氛,让我每天都欲罢不能地追看补。每集就十分钟,通常每集都是个独立的小故事,嗯,短小精悍。人物都有让人过目不忘的新鲜感和特别感。它以一些看似幼稚的故事折射了现实中的一些现象,向经典致敬,亦或是干脆就来几集大家看不明白的有点哲学意味的故事,我想说的就是里面给我的印象最深的柠檬公爵的故事。

第五季的结尾讲的是被PB救出来的柠檬公爵的子民,柠檬旺(lemonhope)的故事,从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柠檬旺被放在一个“希望”的地位。柠檬堡一黑一白的柠檬公爵大概象征着专制与民主。而两者失去了平衡,向专制倾斜更多,白色的柠檬公爵则逐渐被黑色的柠檬公爵吃掉了,黑色的柠檬公爵则膨胀发胖,整个柠檬堡民不聊生。柠檬旺被PB救出来以后在糖果王国接受教育,然而成长似乎并没有往PB所想要的方向去。柠檬的特点也许就有着和自身酸涩口味相符的自私,柠檬旺对于PB还有一些人“强加”给他的一些责任(拯救柠檬堡,成为新的统治者)是排斥的。

我特别的反感的一件事情就是道德绑架。我讨厌别人强加给别人的价值观,要求每个人都相信一种所谓的“正义”和“真理”。柠檬旺的个人主义让他对PB的道德束缚很是厌恶,至于自己本来就是不想成为这个“希望”的被强行推上了这个“希望”的位置。王冠之重也只有在位之者才能感受。所以他追求的是真正的自由。自由的确是个听上去很美好的字眼,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一个我可望不可即的东西。大概生活在现代社会是无福消受了吧。

柠檬旺踏上了追求自由的道路。穿越沙漠,翻过大山,趟过激流。在这条路上遇见了慈祥的简称也叫PB的旅人(很多人表示这个PB也许就是PB假扮的),PB的飞行船救了濒临绝境的柠檬旺。柠檬旺也是在和这个PB聊天的过程中渐渐地化解了心结,选择了回去,回到柠檬堡。他回去了以后故事也是顺理成章,他拯救了柠檬堡,推翻了暴政。黑柠檬公爵和白柠檬公爵被PB缝合在了一起,变成了灰色的柠檬公爵,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最后柠檬旺选择了离开。

“当我厌倦自由之时,便会回来。”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在一千年后。PB的歌声将整个故事娓娓道来。文明再次衰败毁灭,柠檬旺饱经风霜,在最后背着生命维持装置回到了自己的家乡。然后在曾经PB给自己的房间里面,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最后的避风港仍然是自己的,家。
那首歌的歌词很触动我。

“Young lemonhope,born from candy and glue.
小小柠檬旺,生于黏黏糖。

Creator of beauty and ugliness too.
一双灵巧手,创造美与丑。

Poor lemonhope,I found you in the dark.
蜷缩黑暗处,惹人疼爱惹人怜。

You lived in the bathroom now live in our heart.
曾居浴室中,现今驻我们心中。

Sweet lemonhope, freed by hard sacrifice.
甜心柠檬旺,牺牲奉献予你自由。

To live in the kingdom of sugar and spice.
来到蜜糖与香料王国。

Lost lemonhope,longed for freedom above.
迷途柠檬旺,渴望自由飞翔。

Compassion or friendship,wisdom or love.
怜悯或友情,智慧还是爱情。

Strong lemonhope,risking freedom and health.
强大柠檬旺,赌上自由和安康。

Come back for his brothers and for himself.
为救赎而返乡,同时也是为了自己。

Safe lemonhope,no more will you roam.
安心柠檬旺,你无需再流浪。

Once you were lost and now you‘re back home.
彼时迷失天涯,此时避风港。

浪子归乡。这样的故事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让人为之动容。

再来说后面的一个柠檬公爵的故事。灰色的柠檬公爵。在劫难后的柠檬堡似乎从原来的法西斯主义走向了共产主义的方向(Don‘t take it too serious),仍然有可怕强迫症的灰色柠檬公爵和Finn在晚上往充满神秘力量的山洞走去。在山洞中的三面镜子映出了三种幻象,PB,柠檬旺和柠檬堡,还有原来黑白两个公爵。(Finn是FP,BMO&Jake,还有一只飞翔的蝴蝶)大概是象征着爱情、家庭、还有自我。两个人一先一后,却同样选择了最后一面镜子,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大概就是在选择与黑暗的反复之中为了寻找最真实最纯粹的自我,通过来自那个貌似白色的胖次的试炼。通过了试炼以后穿上了白衣服的这两个人,见到了那个白色的胖次——一个由通过试炼的人的自我所组成的巨大漂浮物马修,声称自己是最纯粹和最高的存在。

强迫症极致的柠檬公爵说了一句:“如果你是通天塔上的那朵奇葩,那么通向你的台阶必然无穷无尽。”(极致完美主义者)他的口头禅“unacceptable”又再次出现了。他将自己的柠檬粒子扔向了由每个人最纯粹的存在的粒子组成的马修,可能由于柠檬公爵的的不完美混杂,马修爆炸了。最后的柠檬公爵在离开了以后学会了接受不完美和瑕疵——从他用柠檬糖将天花板的裂缝粘合看出。接纳不完美和不纯粹的瑕疵,也是一种生活的哲学。(总觉得这个主题好像并不是特别的深刻却是一个很意识流的故事想要讲述的。)

我从柠檬公爵的出场开始就很喜欢他(们)。因为声音和外表都很魔性,意外的我很喜欢听(有时候我的萌点就是这么的奇怪。)这两个故事可以说是AT里面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之二了。每个主角都有这样可以延伸的故事线,向过去或是向未来,Ooo大陆上可以说是真正的“the fun never ends,it‘s adventure time”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