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には空は広すぎて

 

睡不着写点字

 
很想写写我身边的人。

 


 

我的朋友很少。第一个要写的当然是亲爱的菊总。菊总可是从小到大,和我创造了无数黑历史的女人。

 

我们都对互相的黑历史了如指掌(大概可以这么说),这肯定是有血缘关系的原因。除开Dear my sis这一点,菊总果然是陪伴着我最久的挚友。

 

小学时候我们还脑残着一起看小说,一起买看国漫杂志,摆谈八卦,菊总还带我玩网游,我也在离家出走的时候来菊总家里蹭吃住。当然也有非主流的时候——好歹当时那是潮流哈哈哈。初中我们一起入宅,我们一起从lucky star入坑,然后萌过好多惊天地泣鬼神的cp和漫啊哈哈哈哈,从完全被枪打过的脑残渐渐变得有判断分析能力。总之有菊总陪伴当时缺少圈中好友的我才不会孤独。在我初三最艰难的日子的时候,她也是我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可以依靠的人,而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性格好古怪脾气好暴躁消极,我觉得自己真的过分了,不过菊总向来是个脾气比较好的人。高中还是安定的互相安利,她看着我从学渣走向学霸,我也看着她变得成熟,女子力越来越高,看着她找到了男朋友天天秀恩爱。

 

我觉得我和她就是。即使相隔两方很远很远,不能够天天说话见面,但是我们的感情不需要维持,永远不会褪色。不像某些电影那样的矫情,起码是不会说什么“XX姐妹花永远不分家”(果然小时代成为了我们圈子里的笑料吗)

 

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关系不必多说了”。

 



第二个要写的是亲爱的瑶瑶。战斗飞行员。我的熊一只

 

(要说为什么叫熊一只,都是当时微博上墨一只和糟糕阳天天秀恩爱我们一兴奋就改成了什么熊一只和糟糕夏。)

 

熊一只和我在小学六年级的暑假相识,那个时候我还是个百度狗,都用着百度的衍生软件百度hi,我不过加了个蔷薇少女同好群,在闲聊中认识了几个人包括她。大家互加企鹅,然后聊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还不够羞涩,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就给她家打了个电话,尴尬地说了一两句以后又继续回到了电脑前。而且啊,那个时候因为ID的原因我叫她枫枫(真想打成疯疯)她叫我夏夏(好吧也可以是瞎瞎),就算我比她大了快两个月但是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叫了我姐姐(欧天哪)。小学初中真的太可怕了好吗。

 

初中我们鲜少来往(大概就只有初一上期来往比较密切),似乎就在几条说说里偶然有点交集。就在高一我都快忘了她的时候QWQ她居然来了我空间留言,然后我们就聊聊了.....我记得是文理分科的事情吧。

 

接着:高一的寒假,我们相见恨晚(!?)。

 

这仍然是她主动找到我聊的。感谢她让我彻底走出了失去挚友的痛苦,寒假因为你而精彩。我们聊到了各种东西,小说,作者,动画漫画,还有游戏(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超喜欢看岚少的实况)。我们晚上都聊到大半夜两三点,高一开了学以后也周聊,聊学习,聊生活。我们交换了互相的手机号,在闲暇课余互发短信,我们在微博互相艾特,我们互相安利动画小说,虽然我们的爱好真是不一样,不过和她一起的时候难免小腐一下刷几个cp例如我们都喜欢的伏八哈哈哈哈。她可以说是从网络上交到的第一个真正的朋友,而且我坚信她会陪着我走过更久更长的日子。

 

我们可以说是本来毫无交集的平行线。我们住在不同的城市(虽然不远,而且马上要去那里读大学了),我们有不同的家庭,我们有不同的圈子,我们的爱好品味虽然也有很多不一样(虽然现在还是得到了很多的共鸣),但是随着交汇,我们变得越来越密切。也许正是因为这些精彩的不同,我们才能更好地相处。我还想起了我们互相寄快递的事儿。

 

以前我扮演的角色似乎是个小画手,她是个文手。以前最初认识的时候她就是个文艺的少女,写了很多很多让我很佩服的文字。

 

她在我饱受人际关系压力的时候给我支持,听我倾诉。我也是称职的飞行棋陪练,送经验送成了狗。她看着我变的越来越弯,我看着她一直笔直,在她暗恋别人痛苦的时候只能叫上菊总一起想办法。我在她因为成绩困扰的时候放弃希望的时候劝解她鼓励她。

 

要说我觉得最最神奇的事情就是把菊总和熊一只扯在了一起。最开始大概大家还只是从我这里听说过“啊有这样一个人吧”,然后在小小的群里面就打得火热起来。

 

熊和我的第一次面基是去年的夏天。她来成都了。我想尽办法说服我妈接受让一个对她而言陌生的女孩子住进我们家(这年头网骗那么多,我说如果真想骗我何必花那么久的时间来骗哈哈哈),然后带着她出去疯吃去撕逼,那段时间是我浪的最开心的日子,最幸福的日子。

 

我记得我在和她的合照下留下了几行字。

 

2009~2014   2014~????

 

友谊地久天长。无论发生什么她是我永远不想离开的朋友。她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很特别很特别的心友。

 

我很愧疚自己三番两次的水。因为妈妈的欧洲安排水掉了赴日游,因为雅思上课水掉了去重庆的行程,因为妈妈的阻拦让周末去重庆玩简单的一件事变的复杂。但是我一定,会来玩。

 

我们都有很美好的未来。就算头发花白也要和你一起喝着咖啡(或者是预谋已久的下午茶),聊着过去的事。我会想起我们互相写给对方的信,日志,贺文,我会想起你寄给我的本子,香炉还有送给我的包包。希望我给你的围巾可以给你一个暖冬。

 

 
接着聊一些其他的人。先来说说萌子吧。这个未来的民航的飞行员。

 

最开始只是常常看见菊总的微博上出现了一个xxx风夏,以为这个人是她的新基友,而且点开微博以后,里面内容也是舰ll什么的和我差不多,所以我当时很肯定这是个妹子。

 

后来零诊结束,在与菊总的偶然交谈中我得知这个风夏是个男的。最开始的怀疑,到群语音以后才真的被打消。(不过因为他是个妮可推又舰又ll我才关注想进一步认识的)大家都是周末假期群语音的好伙伴,聊舰ll聊的越发熟,最开始还因为他语音的普通话非常不习惯。

 

后来熊一只来了成都我们才见到了神秘的萌子本人。(以前他和yy(后文会提到)刚认识的时候互相发对方的自拍照刷屏攻击伤害,最后打成了基友)那个时候因为贵圈真乱发生了不大愉快的事,再加上菊总一些科普,我一度怀疑他的心理有问题,认为他是个壕得飞起但是内心脆弱阴暗的人,有交流障碍(x)。

 

但是后来一切都还是说明了这都是心机婊使坏的误会,他为自己扫了大家的兴而道歉,居然请了我们四个人吃欧洲房子。最开始我只是开玩笑才提了欧洲房子。不过我菊总yy熊一只更加做作的是我们也觉得我们对不起他哈哈哈,一起给他买了一个礼物,虽然只是个简单的ipad保护套,打印了五人份的照片,写了煽情的话在他的份后面。最后重点是排练了一出类似小时代的撕逼情节来给他道歉(啊,当时刚好看了第三部电影)。

 

他看到我们那样以后眼睛直接就红了,相当的感动。友谊,朋友对他而言是很重要的东西。时间煮雨的歌词虽然做作,但是在这种场合真的有不一样的效用。

 

我们五个人吃了好几千块的东西,太奢侈。他也调侃说,以后再也不敢惹我们了(真·血的代价)。后面大家就玩的更加愉快了。尤其是在熊一只回去后,我得知了学校在装修,暑假整整延长了大半个月以后我便踏上了天天和他们出门撕逼的不归路。

 

据点是太平洋咖啡,我们早上总是最早的客人。我们会带着各种电子设备,电脑,surface,ipad,手机,甚至菊总还带了数位板来画画。那里的冷气真的是开的非常足,每次我都会被冻的发抖。我们就在撕逼,游戏之中度过,大概是最理想化的假期生活?晚上就去其他地方吃晚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次就是去雷门吃拉面的时候吧,yy无限勾搭服务生小哥小姐姐。

 

然而我其实万万没有想到萌子后来居然就和菊总在一起了。我着实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例如菊总手机上总是有他的聊天快捷方式,他的ipad锁屏就是菊总的自画像。他们在一起公开了以后,我和熊一只都是恍然大悟的感觉。我很高兴他们能够在一起,打游戏建构出来的友谊慢慢的转变成爱情。

 

我告诉他,以后希望能在家庭的聚会里面见到他。年轻的爱情如果能够开花结果绵延更长的岁月,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我也会见证他和菊总两个人的快乐和幸福。

 


 

接着就是YY了哈哈哈哈哈。YY,小名噫噫,看起来就给给的。

 

顺便插句题外话,熊一只来找我玩的时候她发出莫名的感慨,说为何我们这里的男的很多都看上去给给的,我觉得某种意义上一定是个真相。

 

我为什么会认识YY?YY加了我企鹅问我是不是菊总小学最好的朋友psr,可能是因为我和菊总关系太好他才来加我的。后面聊起来聊的还是些动画游戏本命之类的,我忏悔,我又把他当成了女孩子,但是他的语气!真的和我的女性朋友们没什么区别啊。
 
我们寒假才见了第一面,第一次见当然肯定最开始都会有点拘谨羞涩。不过他的形象在群里面已经完全没有了,尤其是暑假大家晚上的歌会,印象深刻的不止我吧,yy歌王热衷于在半夜将他魔性的歌声(虽然音痴仍然阻碍不了他热爱歌唱的心)传达给每个人。而且后来尺度耻度都越来越大了。YY的属性里面玻尿酸天使粉粉哒粉粉菌给给给什么的都已经板上钉钉了。

 

不过后来大家闹来闹去还有很有趣的事情。吃烤鱼的时候YY从我的盘子里把鱼夹走了,慢慢地积怨已久我也选择了最适合我的报复方式。我停止了将食物往我这里夹,我开始把所有的吃的都夹到了他的盘子里,我关切的目光一定让他很不能适应……接着逼他全部吃完。不过这样很有效,他再也不敢跳了哈哈哈哈哈,惹火了里哥的下场真的不好受的。

 

以后有什么事儿还是会和这个牙尖的不得了的闺蜜角色一起玩耍。对。谢谢他一直夸我学霸说我一定可以的。


 接着是艾达儿。 


这也是我和熊一只友谊升华的阶段发生的事儿。14年的冬季,也就是我正式把她介绍到了我们的群里,把她拉进了我的朋友圈以后,熊一只表示也要给我介绍她的朋友。那个时候,line还没有被墙,我和她寂寞如雪地用着line(x 后来在一个line的讨论组里面我认识了艾达。

最开始都挺拘谨的。和她微博互fo以后除了熊的搭桥以外就没什么联系。不过不熟的时候看她的微博就觉得...omg这个妹子拍照片好好看/爱好墙头好多/好日系风格我好喜欢/生活丰富(

后来也只是单纯点个赞,偶尔微博互评。真正开始有所联系都是在高三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晚上十点半后活跃的我们三个高三党小分队,有了一个学习交流小讨论组推荐教辅和习题(虽然后面我们的学习讨论小组我们聊起了LL等闲杂的东西...那个时候加了她的微信。然后也有了和她私聊的时候了。毕竟我们都是ller外加手办党...在吃土上确实很有共同语言(x

高三时候互动多了私聊多了也慢慢熟起来了,到后来八月份再面了个基。在很多坑里面都有共同语言。包括最后不约而同地掉入追星路。哈哈哈艾达和我很聊得来希望以后可以继续当好基友啦。


 

再来。写一写侠侠贱贱

 

侠侠可以说是我好早就开始视奸的对象了,大概是2013年哈哈哈哈哈。那个时候貌似因为我们是一个地盘的我一条po轮到了她,就很简单地互fo了。但是就和我微博上互fo的大部分人差不多——我们就没说过几句话啊,而且侠大佬那个时候在我的心目中还是大大级别的哈哈哈哈哈我这种小透明完全不敢和她交朋友。虽然我们后来刷的粉黑啊弹丸啊什么的都差不多,就是没什么机会搭话。我以为侠大大一定和我一辈子都没什么交集了妥妥的,事实证明我被打脸了。

 

后来我也入了舰坑,热衷于新人时期晒船。估计是我第一次赌空母就建出了一个小姨子欧的飞起,吓到了她。而且侠侠玩舰卡船卡的最久的就是她的本命小天使,我第一次赌战舰打算试脸就建出了小天使我以为她一定是想和我说再见了,事实上说明我就只有几天的新人光环,后来在非洲真的毫无翻身之地,只能跟着酋长一起去打猎。大概就是玩舰开始,我和她玩了起来,但加了她的企鹅以后也不怎么敢和她说话。

 

转折点:去年的CD。说实话面基真的是有神奇的魔法。我和面基的基友每一个都会关系变得更好。

 

对对对。侠侠的形象也变得越来越污了,以前在我心中的大大形象也没有了哈哈哈哈哈。我们都一样,一样的舔船,一样的舔小姐姐。 而且我们要不要越来越现充?不由得要提到去年一起去刷叛逆电影,认识了贱贱,一个看上去比我成熟好多的女生居然比我小了两届(侠侠经常给我吐槽说经常有人以为她才小学毕业,可见我们三个人实际和外表年龄的差距。侠侠扮演了网瘾少女属性的女儿,而我和贱贱则充满关怀地担当了监护人。)。我们在中午的饭桌上三个人都相认了(姬佬聚会)。最开始和贱贱不算熟,我还记得她和侠侠在那天玩儿完了以后就各自在家出货,把我一个人留在非洲。后来也是,我们在14年高考的那天一起出去吃串串香(姬佬聚会第二部),疯狂地吐槽玩舰的事情,还有圈子里雷得不得了的一些事情,由于我们过于激动,声情并茂,简直有一种强行出柜的错觉,旁边几桌的客人几乎已经默认了我们是疯了(……)。

 

要说贱贱我真的内心里忍不住觉得她很厉害,有一种仰望她的错觉。我一直对于学霸型人物都是敬仰,而且对刷题有莫名的亲切感。后来知道她会法语,她的日语也是自学的,甚至有打算还要完成很多门外语的学习的时候,我简直要扑通一声跪下了(不我已经要跪下了),而且她和我妈妈还是一个中学的,流石学霸量产校川附。我们在学习上有很多话题,大概是这样的,我们的话题就是从学习上开始的,我告诉了她好些我的高中故事,愉快不愉快的,后来也就轮到了她告诉我。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我和侠侠的缘故,她选择了文科,以前听她讲她的物理化学成绩都很好,除了数学差点,所以我和侠侠都有点惊讶,接着大叫文科班欢迎你。

 

我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她们川附简直姬的不得了。难怪成绩好早恋少,原来是根本没几个直的。 听她讲着她们班上的事情,她们班上的女孩子,美如画的老师们,还有学科的吐槽。几乎是这样度过了周末,我们互相鼓励。后来高考前她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当时眼睛都要红了,我真的是高兴很高兴很高兴。我希望有她们的buff我可以超常发挥,虽然实际上是连常的水平都没有发挥出来大跌眼镜的结果。贱贱安利给我的剧都是很精彩的,很多颜值很高的大姐姐,这也是我喜欢吃她安利的原因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的聚会也是在舔小姐姐大姐姐,摸鱼之中度过的。贱贱什么都挺厉害的,成功的姬佬典范。最近还在学吉他,还有料理技能也很出色。大家一起去唱k也是一个麦霸,当她唱起百合曲或者是和我一起唱出柜曲let it go的时候我们都和疯了似的。简直状态就像在唱lana del dey 的dark paradise,一时想不到什么具体一点的形容了。

 

侠侠则是教会了我,要成为一个优秀的黑粉,一定要学会唱他们的歌。所以说侠侠唱起青春修炼手册和狼与美女的时候我真的是双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何必那么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知道后面还能不能结交到那么好的基友了,因为我已经有点出舰坑了。而且有一点失去了在微博上交朋友的兴趣,大概还有原因就是根本没有几个想要真正结交的对象吧。不过能认识你们,和你们玩的那么愉快,我真的很开心。

 


 

再写写现实生活中的好同学吧。

 

首先是THY。要怎么说这也是属于连锁效应下得来的好友,而且是绝对珍贵绝对重要的朋友。

 

自从和菊总入宅以后她是我结交的第一个也喜欢ACG的朋友,真是她带着我入了型月坑,入了APH的坑,以及后面一系列。

 

而且除了ACG上这些浅薄的方面,现实生活中她也是我最要好的小伙伴,不过初中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有点ky,现在想起觉得有点羞耻。其实要我说得像前面那么多的文字我还真的想不出来,因为我和她在高中并不是一个班,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多,不像初中那么天天在一起。我们两方都有一些性格的缺点,但是我们可以相互包容,而不是和一些人,一些曾经失败的友谊,只能最后选择撕逼,默默承受别人施加给我的压力和痛苦。她的高中因为一段恋情有一段很艰难的日子,她和那个学长经常吵架,而那个学长毕业后他们分手以后她更是整个人崩溃掉,高三都经常缺课,情绪很不稳定。我觉得我只能默默地看着束手无策,当时我是那么想的,看着她现在早就恢复了我真的很为她感到开心。

 

然后写班上的小伙伴molly-zoe

 

我对我高中的班级可以说毫无留恋,深恶痛绝。当然并不是指大部分人,我觉得在后来和很多人相处我是觉得很愉快的,很开心的,我会很想念她们。

 

但是我和一些小团体之间的冲突,可能是真的一辈子都没法化解的了。我就是这么决绝,当然对方对我也是那么的决绝,可以说是像BE版的小时代,撕逼后复合失败的情况,就是一群女人一直撕。

 

我总是感叹,为什么我和molly-zoe那么晚才玩在了一起。都要高三了才玩在一起才开始熟起来才开始互相安利互相聊天让高中生活变得那么的丰富多彩才像是高中生活本来的模样嘛。而且她是那么的好的一个女孩子善解人意好相处脾气好得很,我们一起用她的名字唱歌她也开心地唱起来这样的一个魔性的女孩子和逗比。不逗比是我吧哈哈哈哈。

 

除了一些被她们归类为学霸才有的烦恼我才不会给她们倾诉,不然我觉得我会被她们殴打。这一类一般我都会找贱贱倾诉。

 

molly-zoe简直是个贴心的小天使,像天线宝宝一样(这什么鬼比喻)。

 

还要写一写后座小伙伴LLY

 

我,大概在高二的暑假,炎热的夏天,搬到了独立的一排座位,又名学霸组的靠墙靠窗座位。这一排座位当然都是学习认真的四个人组成,然后她就坐在了我的后座。

 

平时就是聊学习,聊动画。我们都喜欢PP,我比较喜欢老师,她比较喜欢call。我们的聊天模式也是很有趣的一直是通过小小的记事本,在笔头交流,安静,也不会打扰别人。尤其是在生不如死的语文课的时候,困得不行了就直接把小本子拿出来吐槽吐槽吐槽……我高三用了三个小本子,几乎除了记作业就是我们的聊天记录。我还记得她说过,好想念我们用小本子聊天的时光!我也是!

 

而且我觉得和她聊天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她也是一个外表文静性格安静实际上内心里很有想法的人,甚至小腹黑。我觉得我有可以说很多很多事情的错觉(然而实际上确实也说了很多)。不像卷入一些奇怪的聚会,要奇怪地看着别人,奇怪地闷声不说话。我也可以说更多更多的,贴近理论理想文学语言等等不会和基友聊到的问题吧,除了贱贱以外第二个可以讨论严肃的东西的朋友。

 

我相信这种深入思想的朋友可以长久。


我的小学同学涵君 是一个小小只的女孩 也是我目前唯一一个保持比较密切联系的小学同学 假期还经常约着出来吃喝玩乐 因为我很成功地把她和菊花牵在了一起 涵君和我一样是个有些没主见的女孩 所以出来玩我们选择障碍症特别明显 无聊能量散发 我们都需要菊花带我们超 需要菊花给我们指引方向(跪)


——————————————————————————

上一次写这篇文章还是高三毕业后,现在我已经大二快结束了,也认识了不少新的朋友了。也来细细地写写,虽然到了大学很难有真正的朋友了。


现在这个节骨眼,高考成绩刚出,贱贱考了全省的42名,非常的优秀,我为她感到高兴,由衷地流下了眼泪。


大学的话,怎么说呢,认识的大家很多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前提是大家互不干涉,并不深交。只要稍微深交就会发生很多让人觉得奇葩不已的事情,感觉自己从未见过的奇葩事件。


平时的我社交圈仍然不大,因为我一直过着无社团无学生会的生活,我不喜欢强行和别人social,比起那种所谓的生活充实感我还是更喜欢安静地自己玩。


所以说啊orz。平时一有事想到的还是yy菊花熊珮瑶骆姝颖这些人。


和室友们的关系还可以吧。米亚,时尚教母,个人能力很强的独立女性,思想成熟,规划很好,热爱生活文艺时尚,不care成绩但是别人的能力很强,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是愿意付出的,一直对大家都很好很好,情商高的女子。能认识她真的让我非常的开心。


嘛意思,一个含蓄低调的理科小公主,平日最喜欢和我互相表演说相声磨砺演技,我们都觉得我们俩应该报考北影。米亚表示我们有当papi类网红的潜质,说可以帮我们火一把。这小丫头平时没啥别的能干的,就最喜欢气我了,天天把我当成个boy开我的玩笑。嗯,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她每天都要洗一个小时的衣服。她的性格一直都很犹豫不决,磨磨蹭蹭,嘛,习惯了,虽然有时候把我们水了的时候,很emmmmm。


我们都很喜欢和小女孩一起玩,但是小女孩的两面三刀……过分长舌妇,借钱无度,真的很让人不爽。小女孩和我们也算是从大一玩到了大二,怎么说呢,我们留下了许多很美好的回忆,这在以后也会成为我们珍贵的宝物。但是可能真的只能当一个玩伴,而不是挚友。


和王思懿则是一直都还有联系,她很适合聊天,因为她什么都会往你喜欢的方向说,是个很会聊天的人。就这样。对她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觉得她可以当朋友。


凛子是我通过微博认识的一个本地平推,一起出来玩过,感觉也还挺聊得过来的,但是我最近还是觉得……有点聊不到一起,虽然这个也和我最近忙于现实中的东西关系很大。平推群的姐姐妹妹们都挺好的,只是我有些厌倦了这种社交。


越长越大越发现朋友难交。然后就越来越不想交朋友。


珍惜自己已经有的一切。已经有的好朋友们。嗯。


————————————————————————

又是新的一年 这次来讲讲我亲爱的小汤吧ღ( ´・ᴗ・` )

我和小汤是高中同班同学,但在高中毫无交集,话都没有说过两句

后来毕业的时候加了小汤的QQ和微信 不过也是象征性地加一加 并没有深入的交往过 知道16年的夏天 被高中一男生约出来几个同学一起喝咖啡聊聊天 才和小汤久别重逢 不 不是重逢 是重新认识了!小汤和我在高中时代有过类似的经历 是我以前不知道的 让我心里震动很久

成为了每个假期都会集体约一次局子的伙伴 开始互相安利偶像 小汤第一次给我安利nct是在2017的夏天 八月份

直到去年的冬天 我因为自己承受的病痛发出了不少的抑郁声音 小汤开始关心我 和我谈起了心 说想要和我一起喝酒谈心 这一聊就熟络了不少 开始给小汤分享我的日常生活 小汤也开始给我卖安利 比如lorde的歌曲 我真的特别喜欢lorde的melodrama

寒假和小汤单独约了好几次 甚至一起去唱了k 开学了以后继续和小汤一起聊无趣的日常 聊学习 甚至开始入坑nct 小汤把我当做了一个优秀的安利潜力股 制定了全面的安利计划 现在日常可能每天都会和小汤一起聊nct!哇!


可爱的美衣/张总!

张总是一个日系酷女孩 以前我们并不熟悉 嘻嘻 去年夏天的时候 她来成都玩耍 我带着她一起去了熊猫基地 然后在瓢泼大雨里喝了一点点 逛太古里玩 开始结下同学情谊  最后也是去了埃及当室友才熟起来的 因为我走得早 她还在埃及 我们常常私聊 聊日圈 聊生活 分享美食!很开心!虽然我觉得我单方面话很多 喜欢强行输出很多我自己喜欢的东西给她 很喜欢美衣!像pop子和pipi美那样可爱!想要继续和美衣一起玩耍ღ( ´・ᴗ・` )比心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