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には空は広すぎて

 

20171008

她曾经在夜里为差点破碎的友谊辗转反侧,心死得像被掐灭的火苗,也在有重要的友人陪伴时尝到活着的实感,静静地呆着就觉足矣。她曾经大脑一片空白躺在床上,灵魂血液一同被抽离,恍恍惚惚,以为告死天使的钟声即将敲响。她曾经厌弃与自己血缘最深的人,整整半年把他们的一切扔进黑名单,不愿面对,就算自己的心脏真疼得像开了洞也一声不吭。上天玩弄命运于股掌之间,如果真的执意将苦难降于捧着梦想上路的人身上,那她还不如当一叶随波逐流的轻舟,流干没来由的泪,念叨今天是否还要抱着苟活的精神入睡,娱乐至死方休。

她趁着家人离开和最亲的友人度过到处撒钱的快乐假期,一起写手帐,去集市,吃火锅,逛博物馆。她在饭偶像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最初的颜粉变成了真恋。她从春寒料峭的时节迷上三岛,一年比一年沉迷日本文学,深知自己的内心空虚胜过丰饶之海,数不清的不眠之夜刻在记忆深处的腹地。她在红色的要塞上眺望过格拉纳达的远山,呼吸过安达卢西亚柑橘味的清新空气,闲坐广场沐浴马德里的阳光,俯瞰伊比利亚蜿蜒漫长的海岸线,深邃的蓝色淹没她的全部。这无疑是她安静温和的人生中一抹明朗的色调。

万物时而生长,时而消亡,时而欢乐,时而哀痛。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孤独,微渺,疯狂,无所事事。

生活仍在继续。时间的洪流推动着她不停地向前。她别无选择。纵使世事人情如明日山岳阻隔,生死茫茫不思量自亦难忘,她现在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勇气对自己说,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写「我活的不快乐,苦难约莫可以填满一条幼发拉底河」的自己了。

「想要成为谁的摩西,也想成为谁的伊卡洛斯。」这样的念头在她合上眼睛沉入真正睡眠的那刻,清冷透亮得宛如镜花水月,却怎地掷出石子也打不散,消不去。大抵是心底矛盾在慢慢坍缩,露出柔软而孤独的那面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