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には空は広すぎて

20180506

今年立夏五月五日,五五,整齐上口的数字,虽然不关注节气的我丝毫不知道,每天对我而言就是睁开眼睛后心里不断地做着斗争,然后闭上眼睛。 五月五日的天气闷,且褪色,先是偏冷嫩,又天色泛黄,质地一言难尽,像食堂大妈们穿了很多年顽固油渍的围裙,也像发霉的面包。我窝在屋子里读黄绿色封面的狄更斯英国史,浑浑噩噩,和听说书人讲拍案惊奇差别不大。 下雨了。时机恰好,我溜出去打包了一碗剁椒刀削,提着打包盒一出食堂,豆儿大的雨珠毫不留情砸下来,暗骂了几句我小跑着冲回宿舍楼,解锁手机才看到室友的消息“下雨了,你拿伞了吗”。 五月五日一天我都身体不大舒服,一整天神智处于游离状态,都是五月四日晚上造的孽。晚上和高中同学聊nct聊到一点,还同时和三四个朋友聊101女孩,内心一口气下不去,愤懑难平,死活不想睡觉,硬生生熬夜熬到两三点才肯放下手机,结果第二天磨磨蹭蹭总觉得没睡够,又起不来。 我的脑子就是个干瘪的豆荚,生活就是一块千疮百孔的冻豆腐。 思考到自己也许缺乏文学滋养,赶紧下单几本日本书。 地面很快就湿透了,天黑了,走到阳台上没有白天的闷热,迎面的是濡湿内心的凉,还有隐隐约约的雷声。远处黑云流动裹挟一方天空,被微紫色的光浸透,雨声越来越响。 睡眠。心无旁骛。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雨早就停了,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近正午,阳光开始穿透薄薄的云层造访大地。我恰好出门去取昨天买的几本日本书,短袖下的手臂凉飕飕,还有些不适应雨后尚存的凛冽寒气,可在阳光微妙的中和后却又像抹去了一道棱角似的,柔和的凉意缓缓漫上。我抬眼发现天空的颜色近乎一种被雨水浸泡过度后脱色的蓝,清浅温润,如果有幸在这样的天气再度造访科尔多瓦的老城,走一走百花巷,岂不美哉。四五月正值花季,天气不似夏季闷热难熬,是科尔多瓦的庭院节,老城蓝白相间的街道都会装饰上五彩斑斓的鲜花,虽比不上舍夫沙万在地中海边极致纯净的蓝,可正如“一个五月的白天与你一起,两个人迷失地漫行款款,穿过繁花香气氤氲的焰之列,行至白茉莉的绿叶间”,抑或是“将你比作比夏天更美丽更温婉的事物,无惧狂风凋残五月蓓蕾,唯有你永恒的夏日长新”,科尔多瓦的美,安达卢西亚的美,亦是这般诗意的美,是我们学习过的古代诗歌也装不下的美,若非身临其境无法感知。 写到这里我总觉自己在“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我一直认同用白话文也许不见得能写出宇宙的浩瀚磅礴,文言文短小精悍,冥冥之中则能以小见大。创世之初天地之间一片混沌荒凉,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了天空和海洋,在星球运动和自然的相互作用下孕育了昼夜、四季与万物,万物又在不断的生存竞争中进化,才有了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人啊,就算是万物之灵在无穷无尽的宇宙的面前也何其渺小,夏日勾留何其短暂,丽日当空会转眼云雾迷蒙,百花飘零摧折于无常天命,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五月六日,我想,这才是真正的立夏吧。

自我清洗

「你可以用生病做借口真好呢」 如果被人这么说了,如果有被这样说过的经历,要怎样才能不受伤呢? 「能轻易从嘴中说出这种话的你才是有病的那一个」只要这样想就可以了。 这是帕露露前些日子的一条推。 近来我在为返校做一些准备,找了些同学求这学期的笔记,顺便讲了自己的情况。清一色的回复都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诸如此类。我本就没有想过从他人处得到言语上的宽慰,奢求他人垂怜,所以看到这「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反而安稳许多。 告诉他人「我病倒了」,并不是想用生病作为什么逃避的借口。凡事皆需理由,讨要别人的东西,我必须交付合情合理的说法作为支票。 说到底,我也只愿意和自己最亲的几人分享内心的那点苦。 我近来一直都在尝试寻找生活中的幸福。目的是增强自己的求生欲。 欣赏平手惊艳solo,沉迷抽卡游戏引人入胜的剧情,和好友每天微信上的哈哈哈,回家路上暖暖的一杯一点点,啜一口红茶玛奇朵面上的奶盖甜到夯,路旁积攒起金黄的银杏叶,24小时内赶稿出的8000字,陪朋友逛香水店时意外种草西班牙的橘树香,观影coco后心里燃起丁点对西语的热情,坐在日料店里接到的长途电话……我可以说一大堆,那种被归类于「小确幸」的事物。 可光照不到的地方从始至终毫无温存。 以前就写过我喜欢不停地寻找新的乐趣,沉迷游戏之类的,就和嗑药同理,维持心理的一个平衡状态,获得的大多也是暂时的慰藉,不经意间就心灰意冷。 生病的时候我总是思绪飞扬,每日可以万字讴歌生命,自认一把敏感神经。 冬是我最爱的季节,也是我最难生存下去的季节。川渝地区鲜少有阳光造访,冬天的我总是病恹恹的。 身体健康的人总是值得我羡慕,他们在烦恼许许多多之前,不必再烦恼一道自己的身体是否负担得起,他们有勇气眺望未来(无论清晰与否),脚步稳妥地迈进下一个选择肢,他们不会被从小到大的难言之隐所叨扰。 有种苦涩近两年我尝的太透了。疾病缠身,转身就要把你拉进坟墓。和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的我,以标准的起跑姿势等待着裁判员的一声枪响,可在起跑的瞬间,我被脚下的石子绊倒,恍惚好一阵才迟缓起身,艰难地挪动步子,追逐前方的影子。 治疗期有无法入睡的日子,心痛到无法出声。半夜三点打开朋友圈一片欢声笑语尽收眼底,觉得被世界抛弃的自己承受不起,懦弱地选择关闭,所有事都是往自己肚子里咽,被孤独淹没也没人能拉我上岸,只能靠自己游上来。 毕竟没有人能够理解呢。文字始终无关痛痒。 其他人不会理解呢,心痛到半夜三点无法入睡,长期以来持续的失眠,贫血症加重,甚至连路都走不动,最起码的迈开脚步都成问题,食欲精神不振反而因西药激素发胖,最虚弱的时候却得不到家人的一句安慰,没人告诉我不是我的错,只有对我的「失望」,只有「你生病都是该背时」。连我这种视亲情如粪土的人渣隔着屏幕都猛觉凉意贯穿心脏,说不上黯然神伤,用不上附庸风雅的譬喻和故作姿态的修辞,怀疑人生意义不是第一次,这一次心是由内而外坍缩的,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而出,眼泪使我的视线溃不成军。 伤结起来的疤会是一辈子的烙印。忘不掉的。 医生总是问我疼吗。我说疼。可是我从来不把我的痛苦表现在脸上,或是像隔壁床的病人干脆大声地呻吟,医生自然而然以为我是个痛感迟钝的孩子。医生说,有这样的病不觉得害怕吗。我回答,不觉得害怕,只觉得自己不幸。此后病床间出了个口口相传有一个勇敢的,不怕疼的孩子,在痛苦的「行刑时间」里能得到众人的啧啧赞赏。 语言太苍白,我无力表述我的痛苦罢了。并不是迟钝。 更不指望他人愿意理解我。 只是想来,小时候的我太过愚蠢,总是用病作为大大小小的借口,一味逃避。 现在,面对自己痛苦的根源再也抬不起头。 在起跑线被绊倒的我,接下来的路都是蹒跚前行,踉踉跄跄,样子难看得想让我用苟活于世这种词。生活一直如此,在我有了想要活下去的动力,有了目标和梦想之后放我自由飞一阵,然后用疾病折掉翅膀摧毁一切,希望我做一个眼神黯淡的普通人。 有的人丧,丧出来的是钻石,我丧,也只是一团烧却的灰。 我可能要做一个一生都在等待枪毙的肖斯塔科维奇。

💔

遮断機 降りたままの開かずの踏切みたい你好似 断路闸栏杆落下的铁路口一般心を閉ざして僕をいつまで待たせるんだ?闭锁着心门打算要我等待到何时?君っていつも何か言いかけて你啊总是话到嘴边結局 言葉飲み込むよ终究 又吞声沉默古着が好きなのは 知らない誰かになって喜欢古着也不过是 因为想成为某个谁本当の自分隠して 演じてみたいだけ隐藏起真实的自己 尝试着扮演一下而已今日の生き方も誰かのお古なのか今日的活法 难道也是谁的旧货色吗どうせまたフリマ行き反正归宿都是跳蚤市场どうでもいいけど…完全无所谓…どうでもよくないし…完全有所谓…どうにでもなればいい已不在意有没有所谓毒にも薬にもならない日常は无害无益的每一天チクタクとただ繰り返す只是滴滴答答无限循环的無駄が僕たちの特権だって主張して…徒劳甚至主张着我们的特权…勿体無い生産性がないとか大人から見れば腹立たしい?却没有让人惋惜的生产率 这要是从大人的立场来看会令人气愤?君は何を放棄したんだ?你丟弃了什么?そして何を諦めたんだ?然后你又放弃了什么?でも強がって微笑む?但你为何强颜欢笑?そんなに不幸に見えないのはなぜ?又为何看上去没有那么不幸呢?君が気になってしまうよ我很担忧你呀AH- 面倒臭いその存在啊 这费心费力的存在だって 因为 誰も理解できない谁都无法理解ネガティブ ネガティブ ネガティブ那消极 消极 消极暗い目をしている黯淡的眼神そんな不器用さを守るには为了保护这份笨拙僕がその盾になるしかない我只好成为你的后盾世の中の常識に傷つくのなら若你因世间的常识而受伤的话君の代わりに僕が炎上してやるさ由我替你来引火烧身いつだってそばで立っててやるよ无论何时我都会站在你的身旁悪意からの避雷針自恶意的避雷针警報機 鳴りっぱなしで意思なんか通じない报警器声 长鸣不止中我们的想法疏离上下線 何回 通り過ぎれば開くんだろう?还要驶过多少辆 进出的电车 断路闸的栏杆才能开启?ずっと前から知っていたはずさ很久之前你就应该知道的電車なんか来ないって…电车才不会来的…一人が楽なのは話さなくていいから独自一个人觉得轻松是因为不必言语わかってもらおうなんて努力もいらないし…已不需要试图获得理解的努力何も関わらず 存在知られたくない避人耳目 遗世独立フェードアウトしたくなる想要从中淡出それでもいいけど…即便如此也不坏…それでも息をして…即便如此也能呼吸…それでも生きてるし…即便如此也会活下去…いくつの扉を閉めたり鍵を掛けて引きこもってじっとして阖上多少扇门上好锁 闭门不出一动不动ただ儚すぎるこの若さ萎れるまで你不过是在分外无常的年轻枯萎之前使い切れず持て余す時間消磨着用也用不完的时间過保護な夢を殺すだけだ扼杀着溺爱的梦僕は何に惹かれたの?是什么吸引着我?僕は何に期待するの?我在期待着什么?僕も不幸に見えると言うのか?难道说我看上去也很不幸吗?無関心は味方だ漠不关心是同伴(君は感動のない眼差しで僕を見ていた)(你用那冷漠的眼神望着我)いつだって味方だ无论何时我都站在你这边 (信じることは裏切られること 心を開くことは傷つくこと(我明白信任即是被背叛 敞开心扉就会受到伤害落雷のような悲しみに打たれないように)祈祷不被落雷般的悲伤击中)僕はどっち側にいるの?我到底站在哪一边?AH- 扱いにくいその価値観啊 这难以应付的价值观だから所以我きっと目が離せない一定不会移开我的视线ポジティブ ポジティブ ポジティブ 要积极 积极 积极君は君のままで…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好…どんな理不尽だって許容できるさ无论多么不可理喻我都可以宽容気配を消して支える让我默默地支持你重箱の隅を突かれたって哪怕别人对此吹毛求疵僕が相手になってやる让我成为你的同伴平凡な日々を今約束しよう现在就许诺下这平凡的日夜ここにあるのは愛の避雷針这里有的是爱的避雷针​​​

小记。*昨晚看自己以前写的长篇文字看到了睡着,默默发誓以后再也不写长文。*已经习惯观赏弹幕在某站欣赏视频,尤其是游戏相关。要不然太倒胃口太影响观看体验了。尤其讨厌fgo强度党。别人做视频就是娱乐向不是为了攻略,天天在那里吹黑贞一个回合就结果六百万茨木的真的很恶心,黑贞强度人尽皆知不需要您跑来呆毛的视频里面瞎吹。厨力游戏爱谁练谁,并不需要你在那里瞎bb强度。还有说别人技能没有30就不是真爱的也是够ky,别人材料凑不够需要你bb?圣杯和传承结晶哪个更缺自己心里清楚。*一直觉得有时候为了和别人更好地交往,别人喜欢的很多东西我也会礼貌性地去了解以免聊天不会尴尬。好友的安利还是会吃,但是反馈不一定好。不过也是礼貌性的行为了吧。*我倒是厌恶了天天不干正事天天去揣测两小姑娘关系如何,天天以团爱的名义指责一个小姑娘砸招牌这样的事情,因为风吹草动就黑人黑得飞起,动不动就说“我给你说我最近越来越讨厌xxx了”。说难听点我一个单推我只关注我最爱的那个小姑娘。我知道这个团是我最爱的她很重要的东西是她出了不少力量和大家一起建起来的那座巴别塔。但是,其他人干了什么真的管我p事。她建起来的招牌会这么脆弱不堪这么容易就被砸掉吗。那她的努力是多么的一文不值?你们自己也把她的努力给否定掉了呀。天天说别人搞小团体不正经,别人一群姑娘关系到底怎么样你知道个鬼啊,别人天天发博告诉你们她和谁好谁不好吗,戏多的不得了,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瞎揣测了,是多闲才有时间有心力来研究这些没有什么实质性意义的问题,可能当代学生的作业都太少了。爱不是白嫖也不是过分戏精。*

No queda nada

平安夜我翻看着这一年发过的朋友圈和本子写下的那些妖艳贱货似的文字,可惜上半年的手帐本并不在我身边。在我看来回忆总是伤神的一件事儿,要耗费我不少气力,恨不得把自己塞回时空隧道。 和谁一起玩耍了,看了什么动画什么剧什么书,去了哪里? 手帐里也就差不多这些东西。 然而一日一页被暑假的我摒弃掉了。我没有那么多想写的东西也没有想要坚持的心。像平时买了饮料永远都喝不完,剩一小半就直接扔掉。 宛如复刻许多我给自己定下的2016年的虚妄目标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我脑子里活跃着的故事,我只完整地写出来了一个,写出来以后连发出来的勇气都没有。我的手写本上充斥着辞藻华丽中心空洞的段落,每次打开细细读完后总觉内心被开了一个洞,血汩汩流淌出来,止都止不住,又或者是自己难过得哽咽,想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写出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会把死亡比做一块冻豆腐,把人生镶嵌在一个钻石胸针上,无神的双眼透过铁栏还妄图眺望天空追随飞鸟。 不理解我的人有很多,而其中代表最爱挂在嘴边的一句就是,“你读过那么多书为什么还是这么的不懂事。” 可能是因为我读的书都不是什么好书吧,不能让我理解现实生活中复杂的血缘关系和形形色色的人。我愿意去花时间动脑子去研究我喜爱的虚构人物他们脑子里可能会有的想法,却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的人的内心一片空白,一片无法染指的白。 假期花了三天读完《百年孤独》。在读的那几天完美远离手机社交,着实把自己圈进了一个孤独的屏障里,更加不愿意跟人接触。看完后画了树状图,这个拉美乡村爱情的故事就差不多被画在一张纸上了。我今年最喜欢的可能就是这本书了,当然是除去芥川龙之介的一些小说之外。 细来想想平时发了不少的动态,我爱调侃,我爱吐槽。 我总是怒气值满槽,恨不得自己一个人怼得世界天昏地暗。 因为我内心苦闷焦虑。 我选择不停歇地寻找乐趣,沉迷游戏之类的,有时候获得的也只是暂时的慰藉。过了一阵子以后就会重新感觉到一股子液体般的冷意顺着心脏的血液循环到全身上下。对很多东西都是三分钟热度,不止那些爱好还有人。 其实想了想只不过是一时间被表象所迷了双眼罢了,清醒了以后不再有热度也是很正常的。但是我总是一个在有热度的时刻愿意给别人掏心掏肺的傻子,让我想起“他只是在昏暗里度着时光,把一柄崩了刃的细剑当作手杖拄着”的傻子。 然而我清醒的总是太快了。我发觉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喜欢上谁。不过要我说,现代人的情感需求完全可以通过友情亲情等满足,有时候不需要爱情还强行渴求的话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我很显然是不需要爱情的。我希望新的一年里面我不会再因为这些问题有所迷惘。 “有太多太多美好的东西在我身边了,我追求它们,赞美它们,即使沦为附庸也甘之如饴。” 想要2016年读完一百本书的计划也万只完成了九牛一毛。上半年感叹着每天读一点居然一个月可以读完那么多书所以对读书可以说是乐此不疲,进入下半年就一下疲软无力。除了上面提到的《百年孤独》,花一个月读完的《人性的枷锁》也让我感到厌烦不已,当然不是对书本身,而是主角菲利普,那么懦弱那么自卑,做出了不少看着就烦的行为。 在学习上好像也什么都没有做到。除了把该考的级给过了一个。越往后越觉得没有自信。 想去的地方也去不了,被各种各样的东西绊住脚步。 还病了一场,又开始怀疑人生,天天脑子里都是人生还不如一句波德莱尔的诗,又落下了不少功课,连继续双学位都做不到了。 人人看来我正是光风霁月的好年纪,年轻,充满朝气,宛如东隅。我向往这样的意气风发,因为我没有。很喜欢平手友梨奈,不仅仅是看颜,还看到她身上的冲劲和不可估量的未来。一度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未来,觉得可以填满我的苦难约莫像一条幼发拉底河。 看到能学艺术的同学心里面总是羡慕的。无论是从小开始就学画画最后考上国美央美的同班同学们,还是因为偶然被录取才开始艺术生生涯的人,有一段我很想走但走不到的未来……现在也有现在的路,不得不走也必须走下去,我也想对自己说你太累了坐下来歇一会儿躺一会儿吧。 都快要忘记自己被时间的洪流推动着不断前行着这么多年了。 哈姆雷特里面也有“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加高贵?”的质问。 世间苦难啊。可惜我并没有和我一起饱受世间苦难的同僚,可以和我一起在极北之地的风雪里忍饥挨饿。 新的一年里面就算没有同僚也要继续前行……? 我也不太确定。 不过我还有很多喜欢的东西,还有一些朋友,我会好好珍惜。